极速飞艇开奖直播历史记录
前沿動態
【2月新書】一個當代的、大眾的儒學——當代新荀學論綱
發表時間:2019-02-27 20:55:59    作者:劉又銘    來源:

 

    一個當代的、大眾的儒學——當代新荀學論綱
              (中國哲學新思叢書)    
                  作者:    劉又銘        
            ISBN:    978-7-300-26158-4    
                  定價:    28.00    
             出版日期:    2019-02-26    
                  2019年3月上市

 

【關于作者】
劉又銘,1955年生,臺灣嘉義人,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學士(1976年),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系博士(1992年),政治大學中文系教授(2000— )。年輕時出入儒家、基督教、佛教、心理分析,最后選擇了儒家,并且在儒家中從孟學(孔孟之學)立場逐漸轉向荀學(孔荀之學)立場。自2001年起,嘗試建構“當代新荀學”,提倡“當代新儒家荀學派”。著有《馬浮研究》《理在氣中——羅欽順、王廷相、顧炎武、戴震氣本論研究》《<大學>思想——荀學進路的詮釋》等書,以及《從“蘊謂”論荀子哲學潛在的性善觀》《<大學>思想的歷史變遷》《中庸思想:荀學進路的詮釋》《明清儒家自然氣本論的哲學典范》《儒家哲學的重建——當代新荀學的進路》等論文。

【關于本書】
自宋明以來,儒學圈普遍尊孟抑荀,并且多從孟學立場曲解荀子思想。本書作者自2001年起,以“當代新儒家荀學派”的立場和“創造的詮釋學”的精神,建構一個“當代新荀學”的基本理路,為當代儒學發展提供一個新的選擇。本書的要旨如下:(1)跳出孟學立場的誤讀,徹底重讀《荀子》,為荀學哲學找到一個全新的、等值的、比較符合華人心理傾向的表達形式,如天人合中有分、弱性善、積善成性等,可稱作“荀子哲學的普遍形式”。(2)以此普遍形式為標準,將歷代許多隱性的荀學思維挖掘出來,呈現一個完整壯闊的荀學哲學史。(3)本著“當代新儒家荀學派”的立場,表彰荀學(孔荀之學)的正當性,接著明清自然氣本論講,建構一個具有本土現代性,能與當代文化、當代學術高度相容的,屬于全民大眾的“當代新荀學”。


 

自序

文 | 劉又銘
 

本書是五篇不同文稿的合集,因此不是從頭到尾為一個整體的論綱,而是同一個論綱的五個不同的變奏(詳下文)。這樣的面貌,大致保留、呈現了我的當代新荀學的發展軌跡——這個軌跡目前還在持續著。不妨說,我有意用這具體的軌跡,邀請學界朋友們參與進來。
 
我所謂的當代新荀學是在當代新儒家荀學派的視野與脈絡里提出來的,是為了作為當代新儒家荀學派的一個可能的(而不是唯一的)理論形態而提出來的。
當代新儒家荀學派?這個提法頗為突兀,跟“當代新儒家”一名的習慣用法不合,我來解釋一下。
 
毫無疑問,在20世紀里,當代新儒家是儒家孟學陣營里一個特別有創造力也特別有貢獻的學派的專名。然而我們必須注意到,自20世紀末以來,兩岸甚至全球的儒學圈已經有更多不同的學派與學者(孟學、荀學都有)站出來,面向當代世界,各自提出他們的當代觀點與當代儒學方案了。對這些學派、這些學者,我們如果不叫他們當代新儒家的話要叫什么?應該說,20世紀里當代新儒家一派的得名是形勢使然因而也是理所當然,但如今情況改變,當代新儒家就不再適合用作儒家內部單單一個學派的專名了。
 
事實上,學界在某些必要情況下早已逐漸改用港臺新儒家一名來稱呼原先的當代新儒家,來跟大陸新儒家相對比了。這個現象的出現恰恰說明了當代新儒家一名原先的用法已經不太適合新的情境脈絡,已經逐漸造成使用上的不便了。其實,進一步看,就連港臺新儒家、大陸新儒家,以及其他更晚出的名號如波士頓儒家、夏威夷儒家(這兩者也應該屬于當代新儒家)等也都有同樣的問題。稍為思考一下就不難體會到,這些名號一樣不適合作為某一個特定學派的專名。以波士頓儒家為例,熟悉波士頓儒家情況的人都知道,單單波士頓一個城市里頭,就有持孟學、荀學兩種立場的學者在活動。
 
基于上述理由,我建議把上述當代新儒家、港臺新儒家、大陸新儒家甚至波士頓儒家、夏威夷儒家等名號按照字面意義還原回去,都作為一個時代以及各個地域的儒家的各個學派的大共名來使用。也就是說,當代新儒家一名改用作凡是自覺地活在當代、擔負當代的儒家各個學派、各個學者的大共名。然后,在那上面加上地域名稱就變成各個地域當代新儒家的大共名,例如港臺當代新儒家、大陸當代新儒家、北美當代新儒家、波士頓當代新儒家、夏威夷當代新儒家等(當然,“當代”二字可省略)。最后,在這些大共名底下,才是相關各學派自己的名稱,例如孟學派、荀學派以及其他更進一步區分的各個名稱。
 
便是按照這樣一個新的界定,我把原來的當代新儒家改稱當代新儒家—孟學派—熊牟學派。也把新興的大陸新儒家、波士頓儒家、夏威夷儒家等各派學者,都移到作為大共名的大陸(當代)新儒家、北美(當代)新儒家、波士頓(當代)新儒家、夏威夷(當代)新儒家底下。當然,這只是我的一個提議,還需經過大家的斟酌取舍。
 
倘若這個提議大致可行,那么未來人們就可能會這樣子敘述當代新儒家的歷史了:20世紀,當代新儒家孟學一路的熊牟學派創始有功,獨撐大局;到了21世紀,則孟學、荀學兩路諸多學派相繼出現……
 
我從1989年左右就已經開始研究荀學了,然而我的當代新荀學——作為當代新儒家荀學派一個可能的理論形態——是從2001年才自覺地、正式地開始設想、探索、建構、整并的。
 
本書所收錄的,便是從2001年以來至今16年我關于當代新荀學的基本觀點的論著,包括三篇論文、一篇演講稿以及一篇短論(按發表先后次序排列)。收錄時,每篇都參考我多年來的研究成果,按照我目前最新的想法、措辭與用語做了盡可能的統整、修訂和大幅的增補,等于全盤改寫過,是我此刻最新的論著了。 

底下是這五篇文章當初撰寫、發表的情況,這些情況部分地反映了我的當代新荀學發展的軌跡。 

(1) 《荀子哲學的普遍形式與荀學哲學史的新面貌》 

這篇起初以《論荀子的哲學典范及其流變》為題在佐藤將之教授所規劃、促成的“荀子研究的回顧與開創”國際學術研討會(云林科技大學,2006年)上宣讀,其后改以《荀子的哲學典范及其在后代的變遷轉移》為題在《漢學研究集刊》第3期(云林科技大學,2006年12月)刊出,然后這次才改為現在這個新題目(新題目的“普遍形式”一語在2006年的原稿里還沒出現)。這篇以較早的《從“蘊謂”論荀子哲學潛在的性善觀》(2001年刊出)、《合中有分——荀子、董仲舒天人關系論新詮》(2005年撰,2007年刊出)二文為基礎進一步擴大寫成。文中將荀子哲學詮釋為一個比較具有普遍意義與正當性的新面貌(例如“弱性善論”等),據此將歷史上若干失聯的荀學論述找回來,并提議建構一個當代新荀學來開展當代新儒家荀學派。這篇算是我的當代新荀學的基底的部分。 

(2) 《當代新荀學的基本理念》 

這篇先在“儒學全球論壇:荀子思想的當代價值”國際學術研討會(山東大學,2007年8月)上宣讀,然后在《儒林》第四輯(2008年12月)刊出。這篇將我對荀子哲學的創造的詮釋稱作“普遍的荀子哲學”。現在看來,這個名稱并不恰當。這篇延續上一篇而來,進一步思考,提出當代新荀學幾個初步設想與基本理念,或許可以看作我的當代新荀學的緒論、緒言。 

(3)《儒家哲學的重建——當代新荀學的進路》 

這篇先在“國際儒學論壇:儒家文化與經濟發展”國際學術研討會(中國人民大學,2007年12月)上宣讀,增補后收入汪文圣主編的《漢語哲學新視域》(臺灣學生書局,2011年),并刊載于《邯鄲學院學報》第22卷第1期(2012年3月)。這篇將我對荀子哲學的創造的詮釋正式稱作“荀子哲學的普遍形式”(2011年);并且接著明清自然氣本論講,建構一個當代新荀學進路的儒家哲學典范。這篇對前面兩篇的觀點做了扼要的表述,然后進一步將當代新荀學的構想初步具體地完成了。 

上面這三篇可以看作我的當代新荀學的發展三部曲。我等于是以這三篇為基礎,展開后續的、進一步的研究,然后現在再根據后續研究的成果,回頭修訂、更新這三篇(以及底下的兩篇)的內容,完成這本書的。 

(4)《儒家情懷荀學派》(演講稿) 

這篇是應北京大學楊立華教授之邀于2012年4月27日在北京大學儒行社演講的講稿。這篇從生命情懷(或者說生命情調)、宗教信仰的角度切入,嘗試將當代新荀學進路的荀學派儒家思想介紹給聽眾。 

(5)《一個當代的、大眾的儒學——當代新荀學》(短論) 

這篇應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梁濤教授之邀而寫,發表于《國學學刊》2012年第4期,是該期《荀子研究的回顧與展望》筆談專欄里頭的一篇短論。這篇是對我的當代新荀學的一個扼要的介紹。 

這五篇當初都是獨立發表的,因著需要,某些觀點、題材、注腳在五篇中便重復地出現。還好的是,由于每一篇論述的情境、重點不同,所以,同樣的觀點、題材在每一篇里頭論述的角度、意味與詳略也是各不相同,可以相互補充、相互加強。因此,這次改寫,我基本上保留這樣的情況。也就是說,目前這全新的五篇,仍然是彼此銜接呼應但又相對獨立,可以獨立閱讀,也可以前后跳躍地讀(例如先讀最后兩篇較短也較通俗的介紹性文字)。 

簡單地說,我的當代新荀學的論述進路是:(1)本著“創造的詮釋學”的精神,兼顧“意謂”“蘊謂”兩層,徹底重讀《荀子》,幫荀子哲學找到一個新的、等值的、比較符合華人心理傾向的表達形式(天人合中有分、弱性善等,我稱它為荀子哲學的普遍形式)。(2)以此荀子哲學的普遍形式為標準,將歷代許多隱性的荀學找出來,呈現一個比歷來所以為更完整的荀學哲學史圖像。(3)在當代新儒家荀學派的脈絡里,接著明清自然氣本論講,建構一個具有本土現代性的,能與當代文化、當代學術高度相容的當代新荀學。 

至于我這個當代新荀學的基本理路則是:(1)以氣為本、理在氣中的本體宇宙觀。(2)稟氣即性、理在欲與情中的心性論。(3)一氣流行、天人合中有分、理在物與事中的生活世界圖像。(4)就著自然生命整體,向前方與未來自我超越的修養工夫論。 

這些年來,針對我的當代新荀學,學界初步有四個直接的質疑。請容我在這兒簡單解釋一下: 
其一,“把荀子哲學詮釋為某種程度的(合中有分的)天人合一論與性善論,這算不算是遷就孟學價值觀,靠攏孟學,把荀學變質,變得孟學化了呢?” 
 
不是的!荀子哲學跟孟子哲學本來就不是極端對反。事實上,荀子跟孟子共同分享了儒家的基本價值觀,兩者雖有相對的差異,卻不是極端對反。因此我所謂“弱性善”等的詮釋只不過是揭示荀子哲學的真相,只是讓荀子哲學回到原有的位置而已。應該說,提出上述質疑的人,恰恰是深深受到孟學一系的荀學詮釋(也就是把荀子哲學盡量往相反的一端去做解釋)的誤導了。 
其二,“明清自然氣本論者例如撰寫《孟子字義疏證》的戴震怎么會是荀學派呢?我們怎么可能比戴震更清楚他自己的哲學立場呢?” 
 
是的,這是有可能的!華人文化是群體本位、關系本位的文化,而戴震從小處在尊孟抑荀的氛圍里,意識深層受到群體價值觀的制約,因而其哲學論述就難免表現為“孟皮荀骨”的形態了。也就是說,在華人文化生態下,這種“孟皮荀骨”的現象絕對是可能的。我們甚至可以反過來說,儒學史上的這個“孟皮荀骨”的現象,在華人文化生態里是具有普遍意義的。 
其三,“歷史上一個個儒者,處在孔孟荀思想、經學資源以及儒釋道豐富多樣的思想史脈絡里,多方地接觸、容受,自由地反應、開拓,怎么能死死板板硬將他們歸為孟學或荀學呢?” 
 
沒錯,歷史上每個儒者的思想在具體內容上總不會是單一來源、絕對純凈的;不過,單就根本立場、基本性格與終極歸趨來說,我們還是可以將許多儒者的思想一一區分為孟學或荀學的路線。不如說,反對這樣子區分的,多半還是孟學一系的學者。他們習慣于“一個唯一正確的、孟學式的儒學”,于是眼中只有好的、正當的儒學與不好的、不正當的儒學的差別,所以也就不覺得有必要一一地鑒別檢視、區分孟荀了。 
 
其四,“‘當代新儒家’和‘當代新儒家荀學派’的名號可以是自己喊的嗎?” 
 
當然可以!名號雖然不是自己說了算,雖然還是得面對學界的討論與檢驗,但也未嘗不能自己先喊一喊——這主要就是標明立場、路線、旨趣,并非給自己加上冠冕和光環。 

最后還應該說的是,本書中我所謂的當代新荀學與當代新儒家荀學派都是一個柔性的、開放的提議。如果有人自認屬于這個路線,歡迎一起來努力。如果有人主張跟我不一樣的、另一種形態的當代新荀學,我也會說:那是當然的! 

2017年12月22日寫于政治大學中文系     
 

Copyright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哲學史學會
极速飞艇开奖直播历史记录 二分时时彩免费计划网 bm在线娛乐城 狗胆包天是指什么生肖 后三计划软件手机软件 管家婆三期内必出生肖 1分快3大小单双走势规律口诀 世界杯线上娱乐 篮球滚球大小分技巧 鼎越彩票 pk10群376111稳赚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