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飞艇开奖直播历史记录
近現代
近些年以來中國思想史書寫范式之反思
發表時間:2019-01-21 09:36:44    作者:汪學群    來源:《中國史學的方法論:第八回日中學者中國古代史論壇論文集》
【內容提要】學術界對中國思想史的書寫大體存在著兩種范式,其一是思想史的哲學書寫范式,其二是思想史的史學書寫范式,這兩種范式都有自己的偏向,反映學科分類的不同,而中國思想史是一門綜合性的學問,其書寫范式必須把哲學與史學結合起來,并以此為基礎綜合相關學科,構建思想史的社會文化書寫范式,如此才能比較全面準確再現中國思想的歷史發展進程。
【關鍵詞】思想史  書寫范式  哲學  史學  社會文化
 
       近些年來學術界研究中國思想史大體有兩類學者,一類是學哲學出身,另一類是學史學出身,由于學科不同,知識結構差異等,形成了兩種不同的中國思想史書寫范式,其一,從哲學視角切入,可稱之為中國思想史的哲學書寫范式,重點在于闡釋思想,所謂“接著講”,借古代的思想發揮自己(或當下)的思想,史成為附庸;其二,從史學角度出發,可稱之為中國思想史的史學書寫范式,所謂“照著講”,雖然忠實于原著客觀地敘述古代的思想,但仍重在闡釋思想的外在條件如社會等,以史為中心,思想及發揮被邊緣化。下面僅就這兩種書寫范式做些反思,并試圖提出中國思想史應有的書寫范式。

一、中國思想史的哲學書寫范式
 
       目前中國思想史的主流書寫方法是哲學書寫范式,這一方法以思想為核心,至于其中的史居于次要地位,甚至是微不足道的。概括起來,這方面的書寫范式有以下特色:
       書寫之前一般有預設的理論框架。這些理論框架大都是一些舶來之品,最明顯的是以西方哲學理論與范式為主導,比較有代表性的是新康德主義、結構主義、現象學、解釋學、分析哲學、直覺主義等及相關的概念與范疇。據此對中國古代的思想進行裁剪,裁剪之后分門別類的裝進這些既定的“板塊”學說之中,用俗話來說,理論是個筐,什么東西都可以往里裝。隨著理論的發展與更新,中國思想史預設的理論及范式也在跟進,預設理論的發展決定中國思想史書寫范式的變化,反之,中國思想史的書寫范式變化也折射出預設理論的發展。中國思想史原有的范疇概念總是在不斷地被重新解讀,詮釋學不僅是一種思想史的方法論,而且其自身也成為歷史即詮釋歷史范式。一言以蔽之,中國思想史的書寫成為西方理論及話語的實驗場。人類的思想固然有其共同的特點,但也存在著差異,即便是在全球化的今天,西方的思想影響愈來愈大,也可能具有某種一般性,但畢竟與中國古代的思想在時空上還是有所不同。中國古代思想產生于中西交通之前,其獨特的地理位置及社會類型所造就的思想特殊性是西方不俱備的。這種書寫范式重在以西方哲學為特色詮釋中國古代思想,顯然是以一般性替代特殊性,忽略中國古代思想獨特的發展道路。因此,從某種意義上說,這種書寫范式是西方中心論在中國思想史領域中的表現,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西方學術話語上的霸權。另外,中國古代思想的著述大都有自己的內在邏輯,乃至于首尾一貫較為完善的體系,反映著著述者的宗旨與用心,而裁剪則把它們的內在理路肢解了,裁剪本身也把這些著述僅僅當成史料,降低了作為著述的水平。總之,以西方的理論及范疇裁剪中國古代思想史料是不能真實反映中國古代思想全貌的。
       書寫所用的文本或資料主要是中國傳統的經典,如儒家的經書經注,史子集等闡釋義理方面的著述,也包括《道藏》、《大藏經》等經典性的佛老方外之書,以及歷代有代表性的思想家本人的著述,取材以經典思想尤其是精英的思想為主。以哲學為主導的書寫范式重在所用的文本或資料代表中國傳統思想的主流,如經史子集四部為傳統思想的精華,有代表性思想家的名著,對相關文本的分析揭示其微言大義,闡揚傳統思想中的優秀基因,建構精英思想譜系,也有助于突顯其當代的價值,對增強民族文化認同及凝聚力有益。然而,這種書寫范式偏向多少脫離當時的社會,忽視歷史上民間的思想、信仰和觀念,以及社會的影響。
       書寫所運用的工具主要是分析演繹,對中國思想史上的概念范疇進行哲學詮釋,試圖揭示古代精英思想的貢獻及現代價值。而這種分析演繹的空間很大,其伸縮性或者說彈性比較強,不僅被研究者自己都意識不到的思想被書寫者演繹出來,而且其本身不曾有的思想也被“挖掘”出來,不僅達到了“得意忘象,得象忘言”的水平,甚至是望文生義,無中生有。從某種意義上說,書寫者是在借著古人的思想來書寫自己的思想,或者說以自己的思想賦予古人,把古人的思想提升到當代的高度,與其來了一個時空零距離的對話。一句話,演繹的空間與書寫者的想象力成正比。這種書寫范式對概念范疇的解讀找不到其邏輯起點,也看不出其在文本中的內在邏輯,隨意搭建起各種演繹模式,而且還在不斷地花樣翻新。
       人物的書寫,在書寫過程中倒推放大其思想。因偏愛某家的思想,或者說某家的思想確實比同時代人要深刻,但由于某種原因,某家的思想在當時并沒有引起人們的注意,當然更談不上傳播,因此就沒有什么影響,而后代人在閱讀他們的著述時發現其思想特別深刻且適應自己時代的需要,于是就在自己的著述中加以表彰,這本來是一種帶有政治色彩的宣傳,而書寫者把這種政治宣傳變成歷史,即把后代人欣賞的某家思想置于本來沒有影響卻又是其生活的那時代,不僅與那個時代的其他思想家并提,而且還拔高其思想,突顯某家在那個時代的貢獻及歷史地位。[3]另外,某家的思想在中國思想史上地位確實很重要,其政治地位更加可觀。但其思想有一個形成的過程,或者說早期不成熟,其間也可能走了許多彎路,甚至犯過錯誤,而書寫者對此可以忽略不計,只寫其貢獻及價值,甚至倒推追述到早期也如此,給讀者的印象似乎某家的思想一開始就深刻睿智,影響巨大。這都屬于倒推放大思想,顯然是脫離歷史實際的。
       書寫只重視點而非面,書寫者在書寫一個時代時,只選擇幾個有代表性的思想家,比較詳細的闡述其思想,而對同時的其他思想家置之不理,書寫的往往是一流的思想家,用幾個思想家就可以概括一個時代,二流的思想家,以及民間的思想在書寫者的視野之外。另外,即便是書寫的幾個思想家,也按其生卒年的先后順序排列,書寫出來的中國思想史成為思想家思想的編年史,與《辭海》、《辭源》當中的辭條區別不大。中國思想史與社會聯系不夠,史論結合的著述不多。另外,書寫的目次往往以人物命名,問題意識不夠,如果以問題作為標題,更容易反映一個面乃至于一個時代。
       思想史的哲學書寫范式由于注重理論及概念的分析,有深度有水準,再現古人精英的智慧與思想,甚至挖掘其中的現代價值及意義,不僅總結過去,而且對現代人們的社會生活有指導意義。但這種書寫范式多少脫離時代,容易出現拔高甚至望文生義的現象,尤其是與社會結合不夠,使中國思想史成了概念或范疇邏輯演進的歷史。

二、中國思想史的史學書寫范式
 
       鑒于中國思想史的書寫范式以哲學主,只重視思想及發揮的偏向,學術界也出現了中國思想史的書寫范式以史學為主的新趨勢,即中國思想史的史學書寫范式,這方面寫作范式的特色是強調思想史中的史,思想的客觀陳述為主,而思想的發揮則居于次要地位。具體表現為以下幾個方面:
       一般不預設理論框架,從史料出發做細致的搜集史料工作,甚至親身去實地考查,掌握第一手資料。思想史的史學書寫范式與思想史書的哲學寫范式有所不同,前者所重的是史料,從史料中發現問題而非預設一個理論框架并以此為指導去剪裁史料,而預設理論框架容易產生主觀之見,書寫者的先入之見可能會影響其對書寫對象做出比較客觀且符合實際的判斷。另外,預設的理論并非完美無缺,其本身也存在著諸多問題,是否適應所書寫的對象,而且隨著時代的發展也在不斷地更新,不存在一個一勞永逸的或永久不變的理論框架。一位名人曾說過:理論是灰色的,而生活之樹則是常青的。因此,應從客觀的史實史料出發書寫思想史。持這種范式的人甚至認為,中國思想史是思想資料的歷史,沒有新資料,中國思想史的書寫很難有突破。
       因不設理論框架,其選材比較靈活自由,根據比較全面的反映中國思想發展進程來選擇資料。書寫所用的文本或取材主要是一些非經典的史料,包括民間的文獻,如一般人的著述、家譜、族譜、筆記,以及與考古和文物相關的文獻,如簡帛、墓志、碑刻、各種器物等。一般人的著述、家譜、族譜、筆記不是經典,因此沒有得到廣泛的傳播,其影響十分有限,或深藏在民間或躲在圖書館,無人問津,這些資料被挖掘出來,為中國思想史書寫趨向于民間或大眾提供資料上的支持。考古和文物原來不僅不屬于中國思想史領域,甚至沒有被納入到史學領域。近現代以來,考古的諸多發現,如甲骨文、敦煌文書、流沙墜簡,以及一些新近出土的簡帛,拓寬了史學研究的范圍,其中所包括的思想觀念也進入中國思想史的領域。這些考古發現不僅印證或佐證了傳世文獻的可靠性,同時也彌補了傳世文獻的不足與缺失,填補中國思想史資料方面的空白。文物所顯現的思想價值也開始被重視,它已經不純粹是供人們觀賞的器物,而其中蘊含著特定的思想,或者說折射出當時的生活觀念及價值取向。這些原本在中國思想史視野之外的資料進入專家的視野,引起人們的興趣和重視,說明中國思想史的史料范圍闊大,書寫的視野拓寬。
       書寫所運用的具體方法以歸納為主,如果說演繹由一般原理推出關于特殊情況下的結論,那么歸納則由一系列具體的事實概括出一般原理,歸納運用于中國思想史的書寫對紛繁復雜的材料進行辨偽別裁,用過硬的材料說話,以證明或支持所得出的觀點及結論。以哲學為主的思想史書寫范式是用有限的甚至非常少的資料演繹出許多富有哲理性的文字,而以史學為主的思想史書寫范式則運用一大堆資料歸納出很少的文字,說明的僅僅是一個問題或觀點。簡而言之,歸納見工夫,演繹則見智慧,兩種范式各有偏重。書寫時注重對象的生活環境,包括思想家個人的成長、與他人的交往乃至于整個時代的特征,對其進行社會歷史的分析。把個人的思想看成是一個歷史的過程,如一個有影響的思想家其思想并不是一開始就很成熟,其早期不僅不成熟,甚至還很幼稚,其間走了些彎路甚至歪路,表現為曲折或漸進的發展過程,史學的思想史書寫范式往往注意到這一點,在書寫中展現其思想從萌發或不成熟到成熟的進程。另外,對個人的書寫置于自己的時代,思想家的思想除了有其思想源流之外,也是特定時代的反映,關注思想家生活的時代對認識其思想的產生及特色無疑是有所幫助的。
       書寫重視面而非一點或幾點。因史學的思想史書寫范式取材十分廣泛如上所述,因此,其書寫形成一個面,也就是說同一個時代不局限一個或幾個人,而是一群人或一個群體,只有一個群體才能支撐起那個時代的思想大廈,正是因為重視面,比較全面地反映一個時代的思想,史學的思想史書寫給人以厚重的感覺。另外,在書寫時強調思想史與社會包括政治、經濟相結合,尤其從社會視角分析思想產生的條件或前提,以及其思想對當時社會的影響,使讀者更好地了解思想的來龍去脈,再現作為社會的思想發展歷程。
       以史學為主導的思想史書寫范式立足于歷史的事實,重在反映歷史上普羅大眾的思想、觀念、信仰,使思想史更貼近社會,拓展思想史的視野。史學的思想史書寫范式雖然可以彌補哲學的思想史書寫范式的形而上等不足,但對思想史上的概念范疇解讀不夠,缺乏深度分析而且過于零散,未能構建起思想史的詮釋體系。
       以上分別概述了思想史的哲學和史學二種書寫范式。另外在書寫時還會遇到一些難點,如思想是真的,而其史則是偽造的,換言之,思想是有價值的,而其承傳的脈絡則是假的。古代思想家有一個心理定勢:思想本身有價值還不夠,還要偽造出一個圣賢承傳的系統,以確定其神圣合法性,這樣既有利于被人們接受,也有利于傳播,由此形成偽造的史中包含著真實而有價值思想這一吊詭的書寫范式,如道統說、朱熹改《大學》古本及增補格致章、托古改制等。這里僅以道統說為例,《尚書·大禹謨》所謂“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其本身包含著有價值的思想,后來被宋儒視為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孟子心傳心的十六字心傳,也是所謂道統立說的基礎,其思想的價值被蒙上了一層神秘主義的外衣。從實證史學來說,這句話出自偽《古文尚書》,道統的載體為偽書,道統的承傳當然不可信,但不能因此而否認十六字所表達的思想價值。如何去偽存真,對道統說予以揚棄,這就需要以哲學和史學相結合的思想史書寫范式加以處理。

三、中國思想史應有的書寫范式
 
       由于哲學與史學屬于不同學科,研究領域不同,雙方的學者交集并不多,各說各話,因此形成了思想史的哲學書寫范式和思想史的史學書寫范式兩種偏向。這兩種書寫范式各有側重,就學科而言沒有什么高低優劣之分,但就中國思想史書寫而言還是有片面性的,從某程度上說是由于學科之間的壁壘及知識結構造成的。那么中國思想史應有的書寫范式是什么,或者說如何才能準確全面的書寫中國思想史,而這也是中國思想史發展的內在要求。
       中國思想史的書寫范式取決于對中國思想史的界定,在討論中國思想史書寫范式之前,簡單地對中國思想史做出界定。“中國”一詞為眾所周知,就不用贅言了。“思想史”由“思想”和“史”二個名詞或兩部分組成,思想簡單地說就是作為社會主體的人們的思維活動,也稱觀念;史即歷史,表現為社會的發展過程,思想與史有機結合即思想史,它表征著作為社會主體的人們思維活動的歷史發展過程,作為史學的一個學科,中國思想史就是研究作為社會主體的中國人思維活動的歷史發展進程。這一界定恰恰反映了中國思想史的內在要求,揭示其本質。
       毋庸置疑,中國思想史的主體是“思想”,此外“史”字也很重要,思想與史的結合,即所謂的思想史。準此,中國思想史既不是思想家生卒年先后順序排列的編年史,不是單純范疇、概念及問題的歷史,或者說不是解讀分析概念、范疇的歷史,一句話,不是純粹思想邏輯演進的歷史。這種思想史與哲學史相類似,或者說是哲學史的附庸,屬于哲學的思想史。當然也不是忽略思想只講外圍(思想產生的外緣即社會),或者說與思想相脫離的思想史,不是主要講民間思想而淡化經典的思想史。而應是以哲學與史學相結合為主導的思想史,哲學與史學是主軸,兩者必須置于社會文化當中。因此,廣義上說,中國思想史應屬于社會文化的思想史。
       其實當代思想史發展大趨勢是從社會文化角度切入。以美國思想史的研究為例,從上個世紀思想史孕育于西方傳統哲學,迄今只不過七八十年,思想史卻已歷經了社會的轉向、語言的轉向、敘事的轉向,以及晚近文化的轉向,尤其是近些年來新起的社會文化的思想史可視為思想史的浴火鳳凰。[4]與此前的思想史只重視概念和理性迥然不同,社會文化的思想史也關注常人的心態與感覺。由此出發,中國思想史的視域被拓寬,為我們從不同角度切入提供了更為廣闊的空間,也為我們從多種學科綜合研究奠定了思想基礎。
       中國思想史既然是社會文化的思想史,其具體地書寫范式應該包括以下特點:
       書寫方法離不開理論分析,但這種理論不是預設而來源于實踐,即便有預設,也不是僵化的,重在靈活運用,并在書寫中發展,更不是唯一而是多元的。書寫范式應重在發現問題或人物思想的來龍去脈,包括思想的來源及承傳關系、對后世的影響。考查人物或問題自身的邏輯演進包括范疇命題之間的邏輯關系,或者說思想的內在理路。在中西交通之前,中國思想史上的人物并不了解西方的哲學,如新康德主義、結構主義、現象學、解釋學、分析哲學、直覺主義等相關概念與范疇,因此不可能按照這些范式去建構自己的思想。他們或依據經典或根據所遇到的問題各自闡釋及發明思想,由此形成了不拘一格的思想模式,其使用的概念或范疇不同,即便是使用同一個概念或范疇,其理解也存在著差異,內在的理路是不同的。因此書寫的關鍵要把握概念范疇的真諦,尋找出其內在的邏輯,這需要花工夫詳細閱讀其著述后方能得出,而不是生搬一種理論及概念與范疇去硬套。當然也不能一味地反對西方哲學理論,但對其要有個逐漸理解消化的過程。這一過程恐怕是漫長的,如同佛教在中國扎根必須本土化,其間經歷了千年,最后形成了自己的佛學即禪宗,后者又與中國傳統中的儒道融合,最終形成具有中國思想特色的宋明理學。  
       更重要的是理論及范式并非唯一。馬克思曾說過:“你們贊美大自然悅人心目的千變萬化和無窮無盡的豐富寶藏,你們并不要求玫瑰花和紫蘿蘭散發出同樣的芳香,但你們為什么卻要求世界上最豐富的東西——精神只能有一種存在的形式呢?”又“每一滴露水在太陽的照耀下都閃耀著無窮無盡的色彩。但是精神的太陽,無論它照耀著多少個體,無論它照耀著什么事物,卻只準產生一種色彩,就是官方的色彩!精神的最主要的表現形式是歡樂、光明,但你們卻要使陰暗成為精神的惟一的合法的表現形式;精神只準披著黑色的衣服,可是自然界卻沒有一枝黑色的花朵。”[5]人類的精神是自由的,表達精神的思想也應該是自由的,自由本身說明思想的表述是多元的,思想的這種多元反映了作為社會主體的人的精神世界差異性及其特殊性,中國思想史的書寫也應該充分考慮到這一點。
       在取材方面,既要廣泛又要有深度,既有經典文獻又有民間文獻,既有傳世文獻也有出土文獻,這樣可以避免把中國思想史書寫成精英的思想史或民間的思想史。另外,如何把握它們之間的關系十分重要,這就既需要分析經典文獻如何在民間文獻中貫徹,或者說民間文獻如何體現經典文獻,也要分析傳世文獻如何在出土文獻中反映,或者出土文獻如何印證或證偽傳世文獻。近些年來,出土文獻的熱度也波及中國思想史領域,思想史領域的專家大都開始研究簡帛,思想史的會議甚至變成了簡帛會。一些學者認為,出土文獻不僅可以改寫思想史,甚至可能重寫思想史。應該肯定,一些出土文獻確實為完善思想史的書寫提供資料,但也要做具體的分析,尤其要把它與傳世文獻進行對照。既然是傳世文獻,那么它在歷代都有影響,思想史的意義重大,而出土文獻是后來的發現,在其未被發現之前并沒有影響,也就是說思想史的意義不大或者說是有局限性的,因其包括的思想內容可能很深刻,只能說其思想的意義有可能很大。另外,傳世文獻大都是最好的板本,而且經過后代人不斷詮釋,其詮釋本身就是思想史[6],而出土文獻因長期沉睡在地下,未被發現時代的人們無法得知,遑論研究,只是當代人對它詮釋,其意義應該有所限定。
       思想的社會或者說歷史背景更不可忽視。思想與社會的關系互動具有復雜性,如同一個社會背景其思想相同,不同社會背景其思想不同,社會對思想有影響;同一個社會背景其思想不同,不同的社會背景其思想相同,思想對社會也起作用。要充分考慮到思想與社會互動的復雜關系,具體把握社會性質,才能找到思想特色。一些書寫者自稱從社會出發,但檢視其內容就會發現他們從社會出發的同時已有了既定的框架,這個框架就是某種預設的社會理論,也就是說他們所講的從社會出發,實際上是從某種社會理論出發而不是真實的社會,這種方法是不能揭橥當時的思想本質。另外,就是對“客觀”或“實事求是”的理解,理論上往往強調客觀或實事求是,而下筆書寫時卻不客觀或不實事求是,因為每個人在書寫時都或多或少有自己的主觀之見,自覺或不自覺對書寫對象打上了主觀的絡印,由此形成了書寫的思想史與客觀發生過的思想史之間的差異。如何縮小這種差異,使書寫更加接近歷史上真實的客觀而非主觀說出的客觀,真正做到實事求是,確實值得認真思考。簡而言之,與其嘴上講實事求是,要從實際出發,遵循客觀的書寫思想史,不如首先要反省自我,內心真誠而不欺,洗滌私心,拋棄主觀偏見,先無我然后才能真正做到客觀,對歷史負責。當然,也許永遠達不到這一點,但可以堅持不懈的接近它。
       書寫范式應是點面結合。中國思想史不僅是一個縱向的演進過程,也是一個橫向的發散面,思想總是一個時代的思想,思想史的書寫一定要反映一個面乃至一個時代。因此,最好以問題明目而非以個人展示,也就是說標題要體現出問題意識,反映一個時代人們關心的主題,不同思想家都趨向這一個問題并發表各自的見解。點與面、人物與問題相結合,這樣的書寫范式既有深度又厚重,既有重點又有襯托,所展現的是一部層次分明、脈絡清晰的中國思想史。
       最后要強調思想是思維活動,思想史是思維活動的歷史,“活動”一詞召示了思想史的生命力,思想也是一種生命,是一種心生命,思想史是心生命的延續與發展。因此,書寫中國思想史在于再現先輩們的思維活動,目的在于揭示他們的心生命、內在的精神世界,他們的身生命已經完結,而心生命、內在的精神世界則通過文字等載體被保留下來,后人正是在這一內在精神世界的背影下成長的,也將通過書寫延續先輩心生命、內在的精神世界,由此形成一個心生命、內在精神世界的鏈條,構成中華民族心生命、內在精神世界永不衰竭的歷史。
       有鑒于此,中國思想史的書寫范式應是跨學科的,哲學、史學,甚至是文學的書寫范式都應該廣泛采納,尤其要把思想史的哲學書寫范式與思想史的史學書寫范式有機地結合起來,以歷史上的社會文化為背景,構建社會文化的思想史。尤其是把思想史本身應有的側重于思想內涵與思辯的哲學書寫范式和強調外延社會的史學書寫范式協調整合,使思想與觀念及信仰、精英思想與普羅大眾思想、演繹與歸納、社會與思想、點與面融為一體。在這里,哲學是靈魂,史學是基礎,既有當代的思考,又有歷史的積淀,兩者有機結合,以社會文化為舞臺,使書寫的中國思想史成為一部客觀地反映中國先民理性精神而且又活在當下的精神活動史。我想這應該是中國思想史應有的書寫范式。
注:本文系作者2016年春在日本東京參加由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與日本東方學會、早稻田大學主辦“中國古代史論壇”上的演講,后以日文收入《中國史學的方法論:第八回日中學者中國古代史論壇論文集》(日本汲古書院,2017年5月版。)中。此文為原稿,發表時有所改動。特此向作者致謝!
 
作者簡介:
汪學群,男,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二級研究員,中國思想史專家。主要從事中國思想史,尤其是中國近世思想史的研究。主持完成國家社科基金后期資助項目(儒藏工程)“中國儒學史·清代卷”的寫作,主持院重點項目《求真務實五十載——歷史所同仁述往》的寫作編輯。先后承擔完成所重點項目“王夫之易學”、“清初易學”、“清代中期易學”、“明代遺民思想研究”等的寫作。著有《錢穆學術思想評傳》(北京圖書館出版社1998年)、《王夫之易學———以清初學術為視角》(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2年)、《清初易學》(商務印書館2004年)、《清代思想史論》(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7年)、《大家精要·錢穆》(云南教育出版社2008年)、《清代中期易學》(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9年,獲歷史所優秀成果獎)、《中國儒學史·清代卷》(北京大學出版社2011年,獲第三屆政府圖書獎)、《明代遺民思想研究》(列為中國社科院創新工程文庫,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2年)、《吾心自有光明月———王陽明思想原論》(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7年)9部專著。                                               
[1]本文系作者2016年春在日本東京參加由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與日本東方學會、早稻田大學主辦“中國古代史論壇”上的演講,后以日文收入《中國史學的方法論:第八回日中學者中國古代史論壇論文集》(日本汲古書院,2017年5月版。)中。本文這里講的中國思想史僅指中國古代思想史,不涉及近現代的內容,另外主要指中國大陸哲學和史學書寫范式中所出現的一些偏向而非指哲學和史學的書寫范式都如此。
[2]汪學群,男,1956年生,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二級研究員。
[3]如王夫之的思想在清初的影響沒有后來說的那么大,清末資產階級為了反清革命的需要,發現作為明遺的王夫之思想中有許多反清復明的因素,并與自己的反滿革命思想相契合,于是便極力加以褒揚,思想史的書寫者則把這種政治宣傳當成歷史,倒推放大王夫之思想在明末清初的貢獻,并與顧炎武、黃宗羲比肩,甚至更勝一籌,任意拔高王夫之在明清之際的影響,這就屬于典型倒推放大的書寫方法。
[4]黃進興:《蛻變中的‘思想史’:一個史學觀點的考察》,載《從理學到倫理學—清末民初道德意識的轉化》臺灣允晨文化實業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版。
[5]馬克思:《評普魯士最近的書報檢查令》,《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第7頁。
[6]史華慈說:“中國是個詮釋學的文明,是個傳統和現代之間沒有絕對斷裂的文明。”史華慈:《思想的跨度與張力——中國思想史論集》中州古籍出版社,2009年,第21頁。

Copyright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哲學史學會
极速飞艇开奖直播历史记录 重庆时时彩助手安卓版 天天棋牌下载地址 五分彩怎么选号 球探网即时比分旧版 深圳风采35选7开奖公告 新时时彩三星走势 天天彩票软件下载 今晚持码平码结果是什么号 网上被诱骗玩新11选5 福利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